邯郸宠物狗邯郸狗民综合服务交互平台!
  1. 邯郸狗狗网
  2. 业界资讯
  3. 正文

调良宠物:国内首部动物拟人电影《麦兵兵》的幕后推手

  • 来源:网络
  • 编缉:佚名
  • 浏览:149
  • 2018年3月1日 08:25
一部电影,竟然要训练30只猪、30只小鹦鹉、10只猫、9只鹅还有鸵鸟、狐狸等7种动物!1月27日上映的国内首部动物拟人电影《麦兵兵之夺宝联“萌”》就创造了这样的记录。

和这些动物朝夕相处,密切配合,化“平凡”为“神奇”的正是国内“正向训练法”的创建者——调良宠物职业培训机构校长何军以及他的训练师团队。

国内首部动物拟人电影《麦兵兵》

这么多动物是如何训练的,拍戏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问题,训练团队是如何解决的?新年之际,内参君带着这些问题来到了调良培训基地,专访了何军老师以及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颜沫玲,揭开了这部电影背后的非同寻常。



训练30头猪,每两周运输4头到广州

作为国内首部动物拟人电影,《麦兵兵》讲述了一只从异乡而来的小猪——麦兵兵为了拯救家乡来到布飞和恩迪哥所在的大城市寻找权杖的故事。

2014年《麦兵兵》制片方几经周折找到了调良宠物。与真人电影不同,《麦兵兵》多达2000多个分镜头,动物演员的每一帧画面都需要训练师和动物演员高度配合才能完成。因此对训练团队的专业性有着极高要求。虽然调良宠物之前参与过很多影视剧的拍摄,对动物影视拍摄有足够多的经验,但在这部电影里遇到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甚至超过了调良团队成员的想象。


据何军老师介绍,整部影片拍摄期间,调良宠物共计派出10多位动物训练师,负责动物演员们的挑选、喂养、运输、训练等。整部电影下来,一共训练30只猪、30只鹦鹉、10只猫、9只鹅,还有鸵鸟、狐狸等7种动物,数量之多,种类之广,可谓刷新了动物影片拍摄的记录。而动物演员的挑选,特别是主角——猪的选择竟然成了摆在团队面前的第一大难题。

由于电影拍摄地在广州,在当地选猪并训练是最好的选择。然而,训练师在实际训练中发现,由于南北方猪品种的差异性,广州的猪经过两周训练,长大一些后耳朵竟没法竖着,而是耷拉着,完全不符合剧组的要求。无奈,训练师只能重新回北京挑选小猪,然后空运到广州。

“为了达到影片的预期效果与后期制作的要求,导演对猪的品相和尺寸要求非常高。猪的鼻子不能太长,脸必须是圆的,耳朵必须是竖着的,尺寸要保持在50公分,相当于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的大小。面对这么多要求,我们差不多看完了国内所有猪的品种,最终才定下来‘大约克立耳’这个品种。而为了保证猪的上镜尺寸,在幼猪第25天(幼猪离乳第4天)的时候就得开始训练,而给调良团队训练的时间只有2周。否则小猪一旦长大,就无法符合导演组对于猪的尺寸要求。”沫玲老师说。


实际上,整个拍摄周期里,为了保证拍摄的始终是尺寸相同的小猪,调良团队平均每2周就得从北京运输4头大约克立耳猪到广州,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运输和训练了多达30多头。



惊心动魄的夜戏,最怕猫逃跑了

如果猪的挑选和训练只是艰难的开始,那么鹅和猫的训练则挑战着调良团队的极限承受力。《麦兵兵》的拍摄中,最让训练师紧张的还不是训练小猪,而是鹅和猫。

鹅作为生物链最底层的动物,防御能力和攻击性是很强的。第一批鹅的训练,调良团队甚至用了1个月的时间去探索什么样的方式更适合。

国内首部动物拟人电影《麦兵兵》


对于猫来说,因为在不熟悉的环境中很容易产生压力,严重的话甚至致命。但是电影的拍摄现场一般都是在开放环境中,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有各种突发状况。动物不可能像人一样,能随时调整自己的状态。如果动物一旦在拍摄环境中受到惊吓或者受到环境的诱惑,轻则“罢演”得歇上几天,重则有可能完全不能进入拍摄状态,对于剧组所有人来说,就意味着所有人无数个日夜的辛苦付之一炬。


“每天晚上,我们都要与导演组商量好第二天所有动物演员要拍摄的戏份。每一个场景,每一个镜头的走位都不能马虎。”采访中,沫玲老师还分享了一个拍摄过程中最为难忘的小故事。

“那是一场拍猫的夜戏,场景位于山中一个绿树河流环绕的酒店,整体环境完全开放。因为猫在夜间容易状态亢奋,如果现场有异响,猫极易出现受惊等状况。于是,我们和制片协调一定要有防护措施。拍摄过程中,我们一直如临大敌,比任何时候都紧张。不过幸运的是,那场夜戏我们的猫和训练师配合的非常默契。尽管那场夜戏有太多不可控因素,但最终还是超出我们的预期顺利完成。动物就是这样,我们善待它们,它们就总会给我们惊喜。”

作为动物训练师,调良认为动物安全一定是第一位的,同时还要充分保障动物演员的福利。动物状态不好的时候,必须休息。为了让动物在拍摄期间可以得到充分休息,他们和制片方协调,尽量在一个时间段内完成一个动物当天的所有拍摄。但剧组的拍摄都是按照场景划分,一个场景的布置需要花费不少时间,这样的建议会造成时间成本的增加。制片方起初很不愿意,不过经过长时间沟通和争取,制片方最终还是慢慢接受了这个建议。为了让动物们有一个相对有安全感的环境,调良的训练师们甚至把工作车的后面半个车厢给封闭起来,专供动物们跑,跳,休息。

回顾整个电影的拍摄过程,采访过程中沫玲老师开玩笑的跟何军老师说“我们以后再也不要接这种电影了”,可见电影所呈现的每一秒钟,训练师所付出的辛苦真是超出了想象。



2017年宠物训练呈现爆发式增长

实际上,参与动物影片的拍摄只是调良宠物业务的一部分。传播正向训练的理念给更多的从业者和养宠用户,才是调良宠物工作的重中之重。

2017年调良宠物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珠海、郑州、南京等10座城市展开了调良宠物巡回课堂,平均每期课有近100名学员。“2017年开始,训练师行业呈现爆发式增长。参与培训的学员不再仅限是动物训练师,更多的美容师和宠物店主加入进来。尤其是最后一期课堂的学员,宠物主人已经占到了一半。”何军老师表示。


实际上,相比欧美,宠物训练在中国发展的时间并不长,训练师的理念不尽相同,甚至有着天壤之别。比如“惩罚”这样负向的训练方式是不会出现在调良的“正向训练”之中的,他们更推崇充分尊重动物的心理,用奖励方式与动物之间进行良性互动。

“越来越多的机构和个人开始认同正向训练。下一步我们要把认证体系做出来,完成培训的同时还要通过考试才能成为正向动物训练师。”何军老师说。

采访的最后,何军老师透露,2018年调良将举办22场调良宠物巡回课堂,覆盖更多的二、三线城市。他们希望通过巡回课堂,把正向训练的理念及方法传播给中国更多的宠物主人以及行业从业人员。

“2018年二、三线城市的宠物行业将快速发展,我们希望在还没极速发展的时候,行业从业者可以先接受到正向训练的理念。当发展到来的时候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何军老师说。

狗狗推荐


相关阅读